首页 > 乌山文萃 > 正文
父亲
来源: 作者:翟成东 发布时间:2018-10-9 9:35:55 点击次数:436

一直想写写我的父亲,但一直也不知从何写起,父亲没有伟岸的身材,更没有体面的工作,是一个典型的朴实、勤劳、地地道道的农民,不是因为已为人父,更不是因为有了时间,而是到了知天命的年龄,总是想起我的父亲,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,至此才会常回家看看。

 父亲的性格比较直,木讷到一点弯也不会拐,所以称之为倔汉,父亲排行老三,因为不会变通,爷爷给他起了个外号“三邪子”,也正因为此,一直不被爷爷和伯伯们看好,我和弟弟妹妹们也不看好。

 父亲虽然是农民,但种地的水平一般,为了养家糊口,拜师和一位族亲学铁匠手艺,在生产大队的洪炉上谋了个差事,但没干多长时间,也不知什么原因就不让干了,我和母亲陪着父亲去找过当时洪炉所谓的头,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不会来事吧。

好在父亲手艺学成了,又学会了电焊,正赶上分田到户,改革开放,索性简单添置点设备,自己开一个洪炉,农闲时为左邻右舍、前后屯的乡亲们修理农具、挂个马掌、打把锄头、赚点零花钱,贴补家用。

说父亲木讷也不全对,分田到户不久,父亲就张罗着种起了西瓜,当时收音机里西红宝的种子广告做的最响,虽然没种过,效果还行,产量很高,就是太便宜,才一毛钱一斤,算算账,比种其他作物还是划算。我还在瓜地看过瓜,瓜棚就是个马架子,充其量就是个窝棚。早上四五点钟就能听见西瓜自然裂开的声音,那是熟透了的表现,吃起来甘甜、凉爽,至今再没吃过像这么甜的西瓜了。

父亲也做过村里的电工,那时候我还小,也不知电工是干什么的,我至今也没想明白,父亲怎么敢当电工,既不懂电工知识,又没有所谓的电工证。那个年代农村经常停电,有一次村里的变压器烧了,可把我给吓坏了。

也正是因为父亲的勤劳和倔强,以及母亲的精打细算,使得我和弟弟妹妹的生活都有着落,而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学业也都顺利完成,各自参加了工作,成了家,父母也随同妹妹一起来城里生活,按理说父亲已完成了做父亲的使命,应该好好享受生活,但在城里仍然没有安分,做起了专业的拾荒老人,还当成了一项事业,每天早出晚归。

我每次回家,看到父亲蹒跚的背影,心里很不是滋味,也正是因为这事经常和父亲争吵,结果每次都是不欢而散。我们兄妹都希望父母能安享晚年,跳跳舞,散散步,融入城里人的生活,可父亲始终是一个理由:闲不住,靠自己的劳动生活,不给我们增加负担。

父亲少言寡语,在我的印象中就没有和父亲有过充分的交流和沟通,每次回家父亲就一句话“回来了”,每次走的时候父亲也是一句话“少熬夜,注意身体”,虽然只是只言片语,现在我能体会到父爱如山,因为我的儿子也已经二十多岁了,每次他回来我同样也是只有少许话语,这可能是做父亲的普遍现象。

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我们做儿女的都希望父母能长命百岁。孝的本意是善事父母,随着历史的沿革,时代的进步,特别是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今天,倡导社会和谐,追求幸福生活,给孝道增加了新的内涵,让父母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,让他们生活充实、快乐,也不失为孝道的一种吧。

人到中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,记忆力却在减退,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,记述到这里。

现在我非常理解父亲,也非常感谢父亲,祝所有的父亲健康快乐!

版权归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矿业有限公司所有 地址:中国内蒙古满洲里市一道街51号国际邮件交换站
电话:86-0470-3188697 邮编:021400 传真:86-0470-3188697